生命的量度

—第七工程公司柏星梅觀《八佰》有感

活著,是命。死了,也是命。

總有人去思考生命,把它形象化。說它是單程旅行,只有一個方向,有來無回。我們怎么往生命的終點去。你聽時鐘,每一秒,每一步都在丈量生命。

我們踩著時間,數出生命,這是長度。長度的一般定義,是從出生到死亡。死亡,是指消亡,不再存在。但總有人記得你,你活在他們的腦海里,影響著他們的生命。那就不算死亡。

電影八佰,倉庫里的每一個人,都活著。和時間站在一起,在歷史上長存。

用什么去丈量生命的厚度?

是精神。

1生命的度量

八佰人,都是精神上的巨人。從逃兵到敢死隊,從迷惘到堅定,從懦弱到勇敢,從游離到信仰。他們用鮮血喚醒愚昧,用身軀筑起堡壘。

影片有一幕,因手榴彈無法阻止日軍攻樓,戰士只得把炸藥綁在身上,往日軍堆里跳。站在樓上,吼一嗓子,報上本人姓甚名誰,家住中華何處。濺出的血肉,映出對岸的花紅柳綠。風送到對岸的信息,在人心上擲出波瀾。

1生命的度量2

可能,沒有誰記得住這些跳下的人。但一定記得住這些轉瞬即逝的生命的輝煌。這就是他們留在世間的精神,為他們的生命立起了豐碑。

如果你能問他們,人為什么活著。也許他們會說:活著,就是為了活著。也許我不能決定我何時死去,但我能決定我要怎樣活著。

你看窗外多美呀。是歷史的硝煙,換來了我們坐看夕陽的機會。

 
福建11选五5开奖